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热点 > 列表

太岁说 04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 12:32:27      来源:
"    二十三点四十三分。

  我来到了我家的楼下,小中他们吃了烧烤后就去网吧玩游戏了,按照他的性子不到两三点是不会回家的,我正好可以乘着这段时间回家拿一些东西。

  我看了看我家的窗户,上面的灯都熄了,我妈和我奶奶应该都睡了,我不想打扰她们,也不想她们为我担心,同样不想她们面对两个我而为难。

  幸好我出门的时候带了钥匙,我打开门,她们都睡了,我小心的来到我房间,看着熟悉的一切突然鼻子酸酸的,几欲落下泪来。

  我平静好心情,在房间里面找了起来,银行卡,手机充电器,纸和笔等一些杂物。我并没有拿太多的东西,太多了我也拿不了,简单轻便些就好了。

  二十四点十五分。

  我妈起来上厕所,我听见了声响,连忙将东西放下爬上了床用被子将自己盖好。

  她会来看我的,一向如此。

  果然她轻轻的推开了门,看着床上的我自言自语,今天回来的还算早。

  说完她又小心关了门。

  我缩在被子里,眼泪不住的往下流,过了好久我才将心情平复下来,拿了东西,小心的穿过客厅,开门出去。

  刚开门我便迎面撞见了小中,三万和我。

  他们三堵住了我的去路,三万和小中满怀戒备的看着我,而那个我则站在他们的身后。

  小中摩拳擦掌步步向我靠近,他挑飞我戴在头上的鸭舌帽,我转脸低头,不敢去看他。

  谁知他却是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样子,冷笑着说,又是你,南园的怪物跟到这来了。

  说完便是一拳打在我脸上,我被打倒在地,捂着脸没有去辩解,因为我知道辩解是没有用的,这时候我越是辩解便越是加深他的理解。三万也过来踹了一脚,恶狠狠的说,看你这回还往哪里跑。

  说着她和小中便上来暴揍我,我双手抱头,任凭雨点般的拳脚落下,慌乱间不知是谁踢了我一脚,我滚下了楼梯。我想应该是三万,她最喜欢踢人了。

  滚到了楼梯下我夺路而逃,他们想追也来不及了。

  我一路跑出了小区,在附近的公园听了下来,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坏了,身上脸上到处是青的紫的淤痕,他们下手可真够狠的。还好我家住在二楼,若是再高几层,只怕我就算滚到下面也早已丧失了神智。

  当晚我找了个小宾馆睡了一觉,第二天又去小商品市场买了两件黑T恤,一条黑裤子和一双布底黑鞋。

  找了一个公共卫生间我换了衣服,又去药店买了药,将身上的青紫伤痕擦了一遍,买了点吃的和一瓶水,已经是下午三点四十九了。

  我坐在运河边抽着烟看向波涛起伏的运河,我在书上看到的,耋老说的,还有一些我自己所见的,统统整理了一遍,我还特地将这些事情记载在了纸上,以便我理清思绪。

  但是我发现我所知的也仅仅是这些,还有很多我想不明白,怎么会出现另一个我,那个充满白雾的地方是怎么存在的,南园中隐藏的是什么样的秘密,真的是太岁吗?

  是不是还隐藏着其他的不为人知的秘密?

  据耋老所说,有关南园河神庙的事情上三公最为清楚,可我的父亲在我年幼时便已去世,那剩下的只有三万与小中的父亲最为清楚此事了。

  我想是时候该去拜访一下伯父了。

  九点二十八分。

  现在虽然天气转凉了,但是在晚上仍然有不少人喜欢在小区隔壁的公园内散步,小中的父亲晚上最喜欢去散步了,这时候去准能遇见他。

  我来到公园内,三三两两的人在公园里散步,我也在公园内走着,过了不久身后便有脚步声传来,我回头看去,是小中的父亲在跑步。

  我说,伯父这么晚了还来跑步啊。

  小中父亲停了下来,温和的笑着说,年级大了要多运动运动,你不是跟小中去玩了吗,怎么会在这里?

  我笑着说,我有事先回来了,伯父我有件事想向您请教一下,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空?

  小中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,有空,那我们边走边说。

  沿着小路走了几步,我开口说,伯父我先前在家翻了家谱,看到后面家训记载了有关南园河神庙的一些事情,据说很重要,但是上面语焉不详的,不是很清楚,不知伯父您可知晓?

  伯父的脚步明显顿了一下,他看着我,而后笑了笑说,这件事情关系深远,本来不想告诉你的,现在你既然问起了,那便与你边走边说吧。

  这片土地在汉朝时期是一处古国,在这古国之中除了皇室宗亲之外,地位最为尊崇的要数三公八老了,朝政一直在他们的把持之下,皇权日渐被架空。

  而当时的老皇帝一直迷恋长生之术,对于朝政也是不闻不问的,一心只求传说中的长生道法,可总是不得其门。

  突然有一天,天地变得苍黄一片,有汹涌洪水呼啸而来,多少良田美宅毁于洪水之中。而那时正好是秋收时节,那些还在地里的庄稼都被洪水淹没,很多的黎民百姓流离失所,没有了生存的依靠。

  当时的祝祭却说这是天神赐福,为王带来了长生之机。

  果然,过了不久边有人在洪水中发现了一灵物——肉灵芝。

 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传说中的上古神器,开天斧,东皇钟和造化玉碟。

  这三件神器乃是诞生于开天辟地之前,有不世之力,开天之威,绝非人力所能驾驭。

  恰巧这时上三公献上了一份据说是秦皇所用的长生秘术,王顿时大喜,遂命人研长生之术。

  过了不久,祝祭有了突破,声称以东皇钟为鼎,开天斧为柴,造化玉碟为引,合以肉灵芝之中蕴含的天地灵气,再加上九十九名满月的童**女的鲜血为引,方可炼出长生大药。

  王当时真的老了,再加上当时的奸臣宠信在耳旁吹风,很快就凑齐了九十九名满月的童**女,放血炼药。

  据说炼药的那一天,天空中布满了红云,而祝祭说这是祥瑞之兆,上天都要成全王的长生大药。

  以三件先天神器加上天地灵物所炼成的大药,足足炼了九九八十一天才成,那时已经是冬天了。

  成药的那一天,天降红雪,隐约有哭声传来,上三公,下八老聚集在祭台之上等待王的来临。

  王终究没有来,他死了。

  没人知道王怎么死的,有人说是老死了,有人说是病死的,也有人说是被人杀死的,众说纷纭没有统一的说法。

  王下葬后,人们到处寻找炼成的长生大药,可是翻遍了整座王宫没有看到炼成的药,而祝祭也死了。

  新王登基,王位被彻底架空,整个古国成了三公八老的天下。

  他们聚在一起,分食长生大药——血太岁。

  每人分得一口之后还剩下一点,他们没有继续吃,而是将其藏了起来,留待日后商议如何分配。

  可是过了不久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他们的肉体渐渐变得和太岁一样,血液在体内减少,皮肤异常苍白了许多。他们时常会在夜里听到有婴儿的哭声,也时常会做噩梦,梦见一群婴儿围在自己周围商量着如何分配他们的肉体。

  更为可怕的是,有跟他们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他们的家中,一开始出现便被杀死了,后来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,并且越来越像他们,行为举止,音容笑貌,都像极了他们。

  后院的井中,堆满了他们自己的尸体。

  最后有一名风水先生路过此地,点破了这一切。

  这世间哪里有什么长生大药这种违背天数的东西,他们所得到的记载长生秘术的药方不过是隐秘教派的邪术,他们将炼出的东西称为血太岁,当做神灵一般供奉起来。

  这血太岁确实又某中秘魔这里,尤其是以诞生在黄河古道中的太岁为引子炼成的血太岁,天生可借用黄河古道的力量。

  同样的,如果有人食用了血太岁的肉,那么这人将受诅咒,因为血太岁中有九十九名童**女的怨灵在其中,吃血太岁的肉,不久是等于吃他们的肉吗。

  他们为了报仇会以血太岁的力量造出与吃了血太岁肉相同的人,直到最后将其取而代之,杀其全家,为自己报仇雪恨。

  三公八老是何等老奸巨猾之辈,这风水先生能对隐秘教派的事情直到这么多?

  等这风水先生把事情全都吐露出来后,便被三公八老抓了起来严刑拷打说出自己真正的身份。

  原来这风水先生不是别人,正是那隐秘教派之人,他为了追寻三件上古神器和黄河太岁来此,见有人将血太岁炼成便想将之据为己有,谁知事情还是败露了。

  谁知说了之后收到了更为残酷的暴行,三公八老们要他说出解救的办法,隐秘教派之人一开始还嘴硬与三公八老讨价还价,后来受不住酷刑终于吐露了出来。

  三公八老按照隐秘教派之人所言寻来了阴沉木,又将其制成九天盒,上面刻满奇文异字,都是隐秘教派之中的教典。再用王之血沐浴九天盒,滴上三公八老的舌尖精血,这才制成。

  他们将剩下的血太岁封印在里面,又在黄河边建了一座河神庙,以古国的香火之力日夜祭炼血太岁,希望有朝一日能将其彻底磨灭。

  与他们相似的人是不再出现了,可是诅咒还没有停止,他们的儿子生有孩子之后,他们原本健康的身体加速衰老起来,不久下八老便只剩下了三人。

  这时他们又想到了隐秘教派的人,隐秘教派的人说,这只有他能解,但是需要作法。

  于是他们将隐秘教派的人带到了河神庙,那晚天地阴风呼啸,大地刮起了白毛风,有血光直冲牛斗,一连九层扩散在河神庙之外。

  第二天当有人赶到的时候,三公八老全部死去多时了,而那名隐秘教派之人也不见了踪影,他们搜寻了整个古国也不见隐秘教派之人,好似从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  后来河神庙每到夜晚便有莫名光点浮现,有隐隐卓卓的黑影出现,又胆大的人半夜去河神庙,结果都失踪了。

  后来三公八老为了弄清河神庙之中的事情逐步派人前去查探,只有那些带了三神器的人走了回来,其余人全部失踪了。

  具那些携带三神器的人说,在河神庙之后有另一个世界,那里好似通往阴冥地府,是亡者之地。

  再往后便是古国覆灭,三公八老彻底隐匿在茫茫世间,这事情却被他们代代相传了下来。

  听到这里我又问,伯父,那三神器是不是血太岁的克星?

  伯父点点头说,是的,血太岁诞生于三神器,也惧怕于三神器。

  我说,当时为什么不用三神器将其彻底毁掉。

  伯父探奇道,这是我们后来才发现的,而那时血太岁已经被封印在了九天盒中,想必这九天盒也是隐秘教派之人的阴谋,他是为了保护血太岁而骗上三公制作了九天盒。

  我说,好,我知道了伯父。

  我拜别了伯父便离开了公园,这么晚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,就在马路上边走边想,筛选一些对我有用的信息。

  既然三神器便可先灭血太岁,那是不是我找到了三神器灭了血太岁,那假冒我的人也会消失不见。

  三神器在哪里这个问题并不难,既然当年是以上三公为首,那么三神器便是落入了上三公的手中,也就是说,小发家有,三万家也有,我家也有。

  可是这三个地方我都去不了,去了也不一定能拿到。

  就在这时,我身后传来咳嗽声,我转头看去,原来是那天我去县图书馆坐在我旁边的老头,他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大马路上碰瓷可没人能给他碰。

  他抬眼看我说,闻公,这么晚了你也出来观天象。
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