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热点 > 列表

原创古风连载《奸臣》二十四。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 12:32:06      来源:
"“你......” 穆乘风拧着眉,欲言又止。

“你,不跟你家将军好好叙旧,跑到这里来做什么。” 我试了试手指,终于能动了。

“我和他......我用不着你操心!” 

气氛顿时有些剑拔弩张。我也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,像是故意来找茬似的。“你现在可没有以前可爱了。还我的泽荭。” 

“哈?!你再说一遍!” 听着那差点破音的声线,我笑着睁开眼,眼前的人果然是桃花粉面,生起气来还能这么好看,也是不多见。

“苏荣后来没找过你?” 我轻声问。

“他找我做什么。” 穆乘风不自然地别开眼,“我当时决定离开他,自然不会再回去。”

“乘风,别说气话。” 我越发柔和起来,“他心里是有你的。我能看出来,你也不是真的恨他。”

“你凭什么替我决定。” 他冷哼一声,找了地方坐下,“你现在自身难保,还是想想你自己吧。”

“哈哈哈!” 我笑,“你们俩真是天生一对,连说话的腔调都一模一样。”

“谁,谁和他一样!” 

“行,你不喜欢他,难不成你喜欢我?这个害你国破家亡颠沛流离十余载的混蛋?” 我调笑。

他果不其然脸迅速红了起来,“荒唐!谁喜欢你!不要脸。” 穆乘风一双眸子微微失神,仿佛真在思考喜欢上眼前这个人的可能性。

“小桃,把我往里拖拖。” 

“哎!” 小桃爬起来,拽着我的肩膀往里拖。但他个子小,力气更小,没拖两步就气喘吁吁。

穆乘风听到声音,这才皱着眉看过来,“你怎么回事,还躺在地上。” 

“我喜欢,你管不着。” 我盯着他,玩世不恭地扯起嘴角,“要不要躺下来,咱们一起玩玩?”

“大人,你不是说他不能和我们一起玩吗!” 小桃立刻表达不满,“怎么现在又可以啦?”

“这是只有大人才能在一起玩儿的游戏,你太小了,自然不能一起玩。” 我说着这话,眼睛却一直盯着穆乘风那张愈发涨红的脸,他的脸皮果然很薄。

“那大人是怎么个玩法?” 小桃好奇地看看我,又看看穆乘风。

“这个嘛......既然我不能动,那就只能劳烦这位美人儿辛苦一点了。” 我友好地解释。

“要这位美人哥哥动吗?” 小桃瞪着一双桃花眼,里面满是好奇。

“正是。”

“那是怎么个动法?我要是学会了,能和你们一起玩儿吗?” 小桃期待地问。

“这个动的学问可大了,不能太快,也不能太慢,要时轻时重轻重相宜,还要保持连贯性,很困难的。小桃太小了,学不会的。”

“我可以学的!我可以和美人哥哥学!” 小桃委屈地瘪着嘴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。“带我一起玩吧,求你了。”

“这......你问问这位美人哥哥吧,三个人......倒也不是不行。” 我玩味地盯着脸色由红到黑的穆乘风,看他的脸色应该是快到极限了,只需再添一把火,“这种游戏,这美人哥哥最有经验了,你一定要向他请教...”

“刘方庭!” 一声怒喝,让营帐都震了震。穆乘风白着脸,虚弱地攥着拳头,模糊不清的表情仿佛再起陷入那段痛苦的记忆。没错,我故意揭了他最痛的伤疤,将那最不堪的回忆拿出来肆意嘲弄调笑,碾碎他仅存的自尊。他果然气得拂袖而去,正如不久前的苏荣将军。

“大人,您干嘛故意气他。” 

“哦?小桃看出来啦。” 我试着转转脖子,能动了。

“嗯,大人是讨厌他吗?” 小桃疑惑地看着我。

“不,正相反,因为我不讨厌他,所以必须这样做。” 我耐心解释。

“我不懂。” 小桃抱着两条小白腿坐在我旁边看着我。

“我杀了他全家。” 

小桃的脸立马白了。

“一个一个,确保不留活口。”

小桃抖了起来。

“这是不共戴天之仇。他不应该和他的仇人呆在一起。” 我低声道,“他应该和他的苏荣将军一起讨伐我,直到我付出代价。” 直到韩朗付出代价。我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。

“大人...我害怕。” 小桃哭丧着脸,想靠近我又不敢。

“害怕就离我远点吧。” 我叹口气,“但我会带你离开这里,不会食言的。”

“不......我不想离你远远的。” 小桃终于哭了出来。

“哪怕我杀了很多人,手段残忍?”

“呜......” 小桃只是不停地摇头,哭得停不下来。

 “已经快到吃饭的时间了,你快去吃饭吧,晚了的话连泔水都没有了。” 我看着他,“我今天就不吃了,你不用费心带给我,我累了,你走吧。”

小桃在我身边哭了一会儿,起身走了。

再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。上次犯病我躺了两三天才缓过来,这次却很快,好像只要一晚上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我慢慢起身,活动活动手脚,除了冻得不行,一切如常!

“大人,你醒啦。” 小桃揉着眼睛坐起来,“你饿不饿?”

“嗯,我有点饿。” 

“我这里有馒头,给。” 小桃睡眼惺忪地从怀里掏出馒头,虽然只有半个,还被压扁了。

“你怎么拿到的馒头?” 平时都稀的像猪食,根本没有干的,这让我立刻警惕起来,“他们强迫你做了什么?还是又欺负你了?” 我赶紧上前检查他的身体,还好,没有伤痕。

“是送饭的塞给我的。” 小桃想了想说,“他说我太瘦了,应该多吃一点。”

“哼,平日里怎么不见他这般好心。” 我冷声道,“把馒头给我,我去扔了。”

“为什么!” 小桃立刻反对,“这是可以吃的!”

“给我!” 我伸手去抢。

“不给不给!” 小桃死死攥着馒头不给我,一边挣扎一边喊,“可以吃可以吃!”

“好,那你自己吃吧。” 我冷着脸坐到一边,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。可谁知他愣了一下说,“我的那半个已经吃掉了......”

“你!!!” 我气不打一处来,狠狠戳着他的脑门儿,“就你这个脑子,再不长点心眼早死一万次了,知不知道!”

“哎呀!啊!疼,疼疼!” 小桃苦着脸向后躲。“我不敢啦,下次不敢啦!”

“你还想有下次!” 我收了手,轻轻给他揉,“看来真得时时刻刻看着你。”

“那就再好不过啦。” 小桃满足的闭上眼睛,很享受一般,时不时拿脑袋顶顶我的手,温热柔软的触感着实不坏。

“大人,你吃了吧,我吃了没事,你也会没事的。” 小桃再次拿出馒头,我点点头,两口吞了。




军中的日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过着。苏荣再没来过,连同穆乘风也是,仿佛就此消失了一般。我想我这次是伤他伤得狠了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。我救他两次,是对他的补偿。他若是因为这个纠结,那大可不必。

吃的伙食好了一点,我也跟着沾了光。有了力气就能做更多事,现在除了照顾这个小尾巴,我还被分配去倒夜香。这个说着文雅,其实就是拉粪车。这军营扎在大漠边上,晚上冷白天热,这些排泄物晚上能被冻上,但一到白天烈日炎炎,酸臭的气味很快就会冒出来。所以这些东西不光要拉得远些,还要埋得深才行。

这个活儿没人愿意做,因为粪车又臭又沉,但是我不在乎,因为这是为数不多可以走出军营的机会。小桃想跟我一起去,但他身子还是虚,走不了那么远,只得作罢。估计是怕我跑了,每次会派人一两个人跟着我一起,但是这些人都自恃身份高出我些,不愿意干活,所以大多时候都是我在干活,他们聊天。

“喂,别偷懒,快点儿干,老子还想早点回去睡觉呢。” 一个小兵打个哈欠。

“哎,就快干完了。” 我应着,一边奋力刨坑。大漠是真的苦,只能这样处理粪便,在定元都是统一管理的,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粪便可以用作肥料,皇都城外的大片农田都需要定期施肥,农户们为了抢这些东西还得花不少心思。谁能想到,一个管夜香的,竟也有大把油水呢。可这里是不毛之地,长不出什么,所以只能埋掉。

“你怎么这么磨叽,还没干完?是不是又在偷懒?” 另一个小兵走过来,手里拿着铁棍。“不好好干活就得挨打!你以为你还是那个什么官儿?苏荣将军都让你来倒夜香了,你以为你还有回去的一天?”

“我没有这样想。” 我平静地说。

“还敢顶嘴?去你大爷的!打他!” 在这样的煽动下,他抄起铁棍对着我打过来,我往旁边躲了几下,还是被打倒了后脑,当即就没意识了。

小兵看人倒在地上,上去踢了两脚,“喂,少在这儿装,活儿还没干完呢!快点滚起来!”

“唉,你是不是下手太重了,他好像晕过去了。” 另一个在旁边看着,小声嘀咕。

“不能吧,我也没打两下啊。这么倒霉。” 懊恼地又踹了地上的人两脚,挣扎半天终于拿起铲子,“活儿干不完,咱们也得挨罚,还不如咱们先回去,让他自个儿尝尝军棍的滋味儿。”

“嘿嘿,还是你有办法,就这么办!”

说罢,两人干起活儿来。等将粪坑填完,两人身上均是一身臭汗。

“啧,都是他,害得身上一股子味儿。” 恶狠狠地盯着地上的人,那小兵胸中升起一团无名业火,“他倒是睡得舒坦。”

“他玩忽职守,受罚在后头呢!你别急啊。” 另一个又开始出主意,“伤着脸不好,可身上谁会查?多给他两下不就行了?”

这两人相视一笑,每个人都挥着铲子在昏倒的人身上抽了十余下,这才泄了愤,推着车走了。




我是被太阳晒醒的,头晕沉沉的,像是坏了一般,看东西也有些扭曲,可能是伤了眼睛。我爬起来,感觉脖子黏黏的,一摸,果然是血。紧接着肚子一阵剧痛,肠子绞在一起,连带着心肝脾肺都抽痛起来。这是怎么搞的......我解开衣服查看一番,这才明了——那青紫的痕迹可说不了谎。

我想站起来,但站不起来,腿总往一边倒。就在这时候,一阵人声由远及近。

“就是他!玩忽职守,不好好干活不说还在这里睡觉!” 

我看不大清,听声音是昨晚上的小兵之一。

“见到副统领还不跪下!” 话音刚落就有两个人上来压住我跪好,但我却跪不住,身子总向一边歪。

“怎么?这是睡了一晚上,累着了?” 那副统领眉眼含笑,“不管是谁,犯了错都应当军规处置。既然他想躺着,便让他一次躺个痛快。来人,将他捆起来。”

一个士兵拿着手腕粗的麻绳过来,将我的胳膊与身体捆住,又捆上双手,之后等着下一步指示。

“找匹最快的马,将他拖回去。” 副统领吩咐完,骑马走了。手下的人很快找来马匹,将绳子绑在马背上,接着狠狠抽了一鞭。

我只来得及深吸一口气,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。




在所有人都离开后,一个小人儿从沙丘后慢悠悠地踱步而出,悄悄看了一阵远处翻滚的黄沙,便再次隐于沙海,不知所踪。







TBC.







————

刘方庭好惨啊。他怎么能这么惨。QAQ。

一直在背锅,从未被超越。



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