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国内新闻 > 列表

山东润昌农商行信贷乱象调查:300户村民莫名背上贷款 涉案8000万

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2:15:56      来源:

记者/李佳楠 郎朗

编辑/宋建华

山东润昌农商行

每隔一段日子,赵固村村民吴仁宝会蹬上三轮,拉着病重的妻子,去山东省润昌农村商业银行(改制前为山东省冠县农村信用社,以下简称润昌农商行)询问情况。家里的小麦补贴和低保已被扣三年不发了,原因是吴仁宝名下有9万贷款利息未还。吴仁宝说,自己从未贷过款,哪来的利息?同样是在赵固村,2018年8月,快递员给年近6旬的吴天刚送来一张传票。传票显示,2015年,他的妻子梁美霞曾在润昌农商行贷款16万。“我老婆2011年就去世了,怎么可能去贷款?”据统计,在1700多人口的赵固村,500多户人家,近年来有超过300户莫名其妙背上了贷款。深一度调查发现,“问题贷款”涉及的范围,还远不止赵固村。冠县县城的清泉、南街等街道和梁堂、店子、清水、烟庄等乡镇,都有大量莫名背上贷款的人。据不完全统计,赵固村目前已有100余人报警立案。去年40多人立案时,仅主贷金额已达300万元。而张尹庄村村民立案申请书显示,涉案受害人数达400人,预估涉案金额8000万元。

张尹庄村受害村民超过400人

“一张身份证多贷一万”

张尹庄村的李威田是润昌农商行的一名贷款人。2013年,李威田要贷款20万注册自己的运输公司。经人介绍,认识了时任润昌农商行梁堂分行行长张庆文。李威田回忆,张庆文提到“五户联保”政策,让他多去找身份证,告诉他“一张身份证能多贷一万”。

为办下20万贷款,李威田找来23个亲戚朋友,分批去银行二楼张庆文的办公室办理担保手续,张庆文的亲戚李博指示他们在合同上签字。

多位亲友回忆,当时李博掀着页脚指出签字位置,催他们签字,“出于对李威田的信任,又是在银行,没看内容就签字并按了手印”。

李威田当时看了合同,他注意到“合同上没有金额”。他问张庆文怎么回事,张庆文告诉他,“你签就行”。李威田就签了字。

签字之后,李威田和亲友们并没拿到合同,而是分批被领着去一楼大厅窗口签字按手印,最终银行给了每人一张银行卡,随即被李博拿走。

之后,李威田先后两次收到了共计20万元的贷款。

像李威田一样,在冠县先后有近20名贷款人找到张庆文,在未看合同的情况下签字按手印。

2013年,沙宝亮计划扩大绵羊养殖规模,按张庆文要求找来11个担保人,其中包括他的妻子、父母、兄长、岳父母、妹夫和多位朋友。所有人在未看合同的情况下签字办卡,沙宝亮最终在张庆文工厂门口拿到了8万现金。

冯明伟也是贷款人之一,他记得当时“签了十几份材料,每份都需要签多个名字”。谈话过程中,他向记者比划如何按手印,“就让在骑缝处按,被俺叫去的担保人也一样”。

多人向深一度回忆,“每次去签字,办公室都挤满了人”。冯明伟曾见过银行司机张勇拎回一提兜的身份证和银行卡,有人还见过张庆文本人不停地在合同上按手印。经常有熟人在办公室遇见,但大家彼此心照不宣。

2014年,李威田选择“转贷款”,借新还旧。张庆文让他领人过来再次签合同,李威田发现此前说明的1万贷款变成了15万,张庆文告诉他,“没事,不会找你还”。张庆文离开后,司机张勇负责他们签字,他再次领着李威田的18个亲友去银行窗口,李威田回忆,“张勇把所有银行卡和30万现金递给窗口工作人员,把利息还了。”

在店子乡的赵固村,村民最早的贷款记录出现在2006年,多笔贷款均显示结清,未偿还贷款大多发生在2014年,此时张庆文已从梁堂支行转任店子支行行长。

早在2002年,赵固村的润昌农商行信贷员张新广通过村委会喇叭对外广播,宣传的就是“五户联保”政策,5位村民共同签字按手印成立互助小组。有村中的退伍军人补贴多月无法领取,辗转查出自己因为一份“五户联保”合同被强制执行,“五个人名上按着手印,手印确实是我的,但我没贷过款。”

从2006年到2014年,赵固村每年都有不少村民被拉去做担保,甚至低保户也被领去签字。村民齐士平的征信信息显示,从2006年到2014年,几乎每年都有贷款记录,贷款状态均显示已结清。齐士平表示,“除了担保过1万,我没贷过款”。

据不完全统计,仅在润昌农商行贷款维权群里,就有近150人存在贷款和担保问题。在500多户人家的赵固村,超过300户莫名背有贷款,大多数人的贷款、担保金额均为15万。

赵固村低保户吴仁宝的妻子躺在床上,儿子还在上小学。润昌农商行系统显示,他有9万元贷款未还

“死人怎么去贷款?”

张尹庄村的贷款人和担保人是在2015年陆续发现问题的。这一年,冠县房价开始上涨,买房受阻让信贷问题浮出水面。

杨明曾为朋友贷款做过担保,买房时被告知征信有问题,无法分期付款买房。杨明查询发现自己名下有两笔贷款,2013年的15万贷款已经结清,2014年的15万贷款逾期未还。杨明找到梁堂支行时任行长反映问题,得到的答复是让找张庆文解决。

之后,张庆文告诉杨明问题已解决,还给了他一份贷款还款通知单,上面盖有润昌农商行的公章。然而,杨明征信信息上仍显示未还款。

也是2015年,沙宝亮买房时发现自己名下一笔15万的贷款未还,还有5笔担保,被担保人都是陌生人。沙宝亮说,张庆文当时承诺,“银行可以买身份证替换下来”,然而最终没能兑现。家里2016年收到了法院传票。

甚至,低保户也没逃过“被贷款”的飞来横祸。赵固村村民吴仁宝的妻子躺在病床上对深一度说,自己曾当场质问润昌农商行行长,“就我们这样的家庭,都是老弱病残,不用说十万,一万贷给我们吗?”

2016年,吴仁宝发现家里的小麦补贴和低保补助都被扣发,银行告知他,原因是有9万欠款未偿还。听到欠款数目,吴仁宝被吓傻了,一两个小时没缓过神来。

站在堂屋中,吴仁宝指着家里的电视机和旧沙发告诉记者,“这些都是邻居送的,每月没了低保费,日子不知怎么能挨过”。

年近60岁的赵固村村民吴天刚,妻子于2011年去世。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2018年8月快递员给他送来一张法院传票,上面写道,妻子梁美霞2015年在润昌农商行曾贷款16万,逾期未还。“死人怎么可能去贷款?”吴天刚拒收传票,快递员将情况反映给法院,法院人员不敢相信。

据深一度了解,赵固村的“被贷款人”以五六十岁的老人为主,而张尹庄村以三四十岁的青壮年居多。事情久拖无果后,许多人被迫选择搁置。沙宝亮对记者说,2015年冠县房价1800元左右,如今已涨到6000多元,当初计划购车跑运输的他,如今成了运输公司的司机。

图右为担任过支行行长的张庆文

张庆文的企业佰润金属,法人张秀梅为张庆文的小姑

支行行长“把钱用了”

2014年,张庆文让中间人联系村民安建国去润昌农商行续签合同,一年前安建国曾找他贷款。安建国问“贷款不是没下来吗?为什么还要签字?”

张庆文承认,钱自己用了。

多人证实,早在2011年,张庆文的亲戚沙德宝曾找人去润昌农商行做担保,“庆文的工厂需要用钱”。沙德宝如此解释。签合同时,张庆文曾嘱咐,“如果有银行的人来问,就说是养羊、养鸡赔了”。

张庆文本人也曾主动找亲友帮忙贷款,其中就包括他的妹夫武学伟(化名)。2014年,武学伟被叫去店子支行办理贷款,担保人是张庆文找的。2015年,贷款到期后,再次办理了转贷手续。此前,2011年,武学伟曾将身份证借给张庆文,后来才发现被其用于贷款。

2018年5月,武学伟收到了法院的传票,意识到事情严重,他找到张庆文,对方承诺“交给我处理吧”。8月,他收到法院判决。判决书显示,张庆文是武学伟贷款的担保人之一。

不仅如此,武学伟介绍,岳父岳母身上至今背着多笔贷款,都和姐夫张庆文有关系。

据深一度调查,张庆文最初是润昌农商行的一名押运员,2007年被直接提拔为清水支行行长,2010年转任梁堂支行,2014年转任店子支行。2008年前后,张庆文曾经营一个藏獒场,“那是他最红火的时候”。

张庆文名下有两家公司,山东恒嘉复合材料有限公司和佰润金属有限公司分别于2011年和2016年注册,实缴资金合计1300万,天眼查查询结果显示,两公司法人为李博和张秀梅,和张庆文为亲戚关系。

据一位知情人透露,张庆文贷款额达3亿元,其中用工厂担保贷款1亿多,用他人身份证贷款超8000万。目前这些资金去向不明。

知情人介绍,张庆文的儿子在润昌农商行不良资产处置中心从事催收工作,“逾期贷款经他们筛选后,才会被递交到法院”。

李威田告诉深一度,张庆文曾给他打电话说,“贾镇法院有你的传票,去签一下字”。张庆文儿子也曾打电话催其去签字。李威田最终没有去,但当年其名下仍出现了贷款。

同样被贾镇法院起诉的还有赵固村的齐士明,贷款的办理人是同村的信贷员张新广。齐士明曾被老支书找去做过担保,2016年他收到法院传票,最终被判败诉,要求偿还15万贷款。齐士明曾调查过这笔贷款的去向,得知被张新广拿给他人使用。

齐士明坚持无偿献血十余年,被评为2014年山东好人。他说:“我不会坑害国家,传票下来我才知道自己有15万贷款”。

低保户吴仁宝的银行信用报告

“谁想到银行会骗人?”

资料显示,仅2018年一年,润昌农商行就曾先后三次被银监会聊城监管分局处罚。2018年1月22日,因虚假转让不良贷款,被罚款20万元;2018年3月13日,因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超比例,被罚款25万元;2018年5月21日,因贷前调查未尽职、贷后检查流于形式或缺失,润昌农商行斜店支行被罚款35万元。

润昌农商行信贷管理的混乱,由此可见一斑。

据裁判文书网的数据显示,2015年至2018年润昌农商行借贷担保的961起案件,其中277个案件被告未到庭,204起案件最终撤销诉讼,323起案件无可执行财产线索或被执行人无履行能力(3组数据无重合)。甚至有被告人,一人名下有9份判决书和15份执行裁定书。

众多莫名背上贷款的村民,从2015年开始维权,如今已有人开始失去耐心。1月15日,相隔十公里的赵固村民和张尹庄村民相约一起,再次反映他们遭遇到的问题。

润昌农商行监事赵士亮在接受深一度采访时表示,
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