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1分快3政务 > 列表

恬不知耻

发布时间:2019-02-28 19:28:29      来源:
" 当七夜解决完所有事情,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本想着金光应该已经睡着了,推开门的时候却看到他正坐在院子里吃着葡萄看星星,听到声音才转过头去看他:“魔君,好久不见。”

  月华如水最是动人,月下观美人更是诱人。因为是在家里,又没什么人,金光懒得束发,任由青丝披散,诸葛流云走后他便摘了脸上的面具,素面朝天,身上雪白里衣外穿了件紫色的宽大外袍。只是他似乎忘了脸上那妖艳的妆容,额头的牡丹花变回了熟悉的火焰纹,粉色的眼影变成了红色,眼角依旧勾着诱惑妖媚,桃唇变成了烈焰红唇,妖艳诱人。金光不知道他现在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在诱惑着七夜。而七夜也真的被迷住了,直直走到他面前,低头吻住。

  刚刚心情还很好的金光瞬间怒了,面上更是铺了一层寒霜伸手掐住七夜的大腿恶狠狠的抿了一把。

  “啊~疼疼。”几乎是同时,七夜疼的倒退两步,揉着剧痛的腿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埋怨着“金光,你怎么可以这样,很疼的。”

  金光冷哼一声:“那也比魔君厚颜无耻来的好。”

  七夜心想怎么又生气了?嘴上讪讪说着:“我这不是想你嘛,我们都半个多月没见了,我可想你了。”

  金光回以一笑:“现在见到了,魔君可以回去了。”

  “别啊,我好不容易才回来的,怎么说也要陪你几天。”怎么开始下逐客令了?我又哪里惹到他了?

  疑惑归疑惑,七夜还是厚着脸皮走到他面前,抓住金光正要喂葡萄的手往自己拉,一口吃掉他手里的葡萄,咬了一口说:“真甜!”

  “从未见过这般厚颜无耻之人。”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脸皮像魔君这么厚的,自己没手吗?

  七夜呵呵一笑也不恼,拿了块放在他腿上的糕饼一边吃一边抱怨:“金光,你是不知道我这些日子里过得有多苦,吃不饱睡不好,一大早就要去上朝,中午还得去看望母后,和大臣讨论事情,下午饭还没吃两口就有一堆事情找上门,晚上还得批改奏折,你是不知道,那群大臣们个个都是话唠,正事没几句屁话一大堆,看得人心烦,最最可恶的是他们每天都说着同样的话,鸡毛蒜皮的小事偏偏要说成是大灾难,又说什么礼不可费之类的废话,我都快被他们逼疯了。还说什么本君已经成年了,该立后了,屁嘞,我喜欢什么样的他们知道吗?老子心里有人了他们明白吗?真想把你带回去吓死他们,真是太气人,说白了就是想把自家的人往后宫塞,也不想想本君喜欢不喜欢。连我都打不过还想嫁给我,做梦吧。哼,真是太气人了,欺人太甚,要不是母后强拉着我,我早就跑了。更更更更过分的是他们居然往我床上丢人,吓得我晚上都不敢回寝宫,天天睡在书房里,后来连书房里都有,你是不知道那种半夜醒来发现有人在脱你衣服的恐怖感,真是太吓人了,从那以后我都不敢再睡觉了,每天晚上死撑着,实在困了就找个隐蔽的地方眯一会。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听魔君说着他惨痛的经历,金光心里居然有些幸灾乐祸,听的津津有味,甚至还觉得不够凄惨,特别是听到魔君被大臣们强行安排相亲的时候他都想拍手叫好,这大概就是人家说的,敌人最大的痛苦就是自己最大的快乐,不会觉得很惨只会觉得还不够惨,甚至都想再冲下去补他几刀的那种。

  抱怨的差不多了,吃也吃饱了,七夜站起身来动了动有些麻了的腿,打了个哈欠说:“哈~金光,很晚了,你该去睡觉了,我要去洗漱了,最近实在是太累了。”说完一边打哈欠一边往洗漱的地方走去。

  为了方便泡澡,七夜找了个单独的房间用来做洗漱间,水井就在洗漱间里,换做平时七夜可能会慢慢烧水,再泡个热乎乎的热水澡,不过今天的他实在是太累,他没这个心情,脱了衣服,直接打了桶水用魔功加热,湿了毛巾擦身,扒拉了几下后便是一桶水从上往下浇,简单的擦干后伸手去拿衣服时才发现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,他忘了拿换洗的衣服,这就很麻烦了,他这身衣服都是汗水,实在不想再穿,回头四处看了看发现不远处的通风口挂了件鹅黄色的中衣,七夜不用想也知道那是金光的衣服,伸手捏了下,轻柔丝滑,已经干了。七夜拉下衣服握在手里,回头看了眼放在一边的脏衣服,最后决定穿金光的衣服,不然他这澡就没有洗意义了。

  七夜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没人了,只剩下空空的椅子,转身走进自己的屋子,进去后发现一件更尴尬的事情,自己离开太久了,被子床单上都是灰尘,根本没法睡,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,转身想到衣柜里拿套干净的衣服换上,一开柜门,更尴尬了,他的衣服之前被他全部带回阴月皇朝让宫女们拿去洗了,现在柜子里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。七夜第一次有种想哭的冲动,只能硬着头皮往金光黑漆漆的屋子走。

  蹑手蹑脚的开了门,惦着脚尖一步一步轻手轻脚的往床走去,看到床上熟睡的金光心里松了口气,缓缓掀开被子,慢慢的躺上去,确定人没醒才敢呼出一口气,心里有种做贼的心虚感,心中欲哭无泪,想他堂堂七夜魔君,居然沦落到想上爱人的床还得和做贼一样,造化弄人啊。

        闭着眼睛酝酿睡意的金光被突然的打扰,很是不爽冷声开口说:“魔君,你在干什么?”

  既然被发现了,七夜干脆破罐子破摔大方的承认:“我在摸你的肚子。”

  金光闻言大怒,睁开眼睛拿掉那只魔爪怒道“谁准你摸了。”

  见他又生气,七夜开心一笑,快速啄了下红唇,将人揽进怀里柔声说:“真想一辈子都这样陪着你,抱着你,吻着你,做梦都想,如果这是个梦,我宁愿再也不醒,哪怕会死在梦里。”

  金光祛之以鼻嘲讽说:“出息。”

  七夜完全不在乎他的态度,小脸一横高傲的说:“我乐意!”

  “魔君,要点脸行吗?”

  七夜回以坏笑:“我要你就够了,要脸干嘛?”

  


"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